为什么今年的互联网大会,马云们没来指点江山?

浏览:3197   发布时间: 09月27日

文 | 螺旋实验室

9月26日,秋高气爽,一年一度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再一次在乌镇拉开帷幕。

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与往年相似的是,今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又一次在金秋时节到来,不同的是,我们再没见到大佬们的高调言论刷屏。

虽然世界互联网大会只是一个切片,但是将这个切片与整个互联网环境结合考虑,我们就能发现,归于沉寂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或许也预示着整个中文互联网行业将迎来一次大的变局。

往昔的喧嚣

让我们把时间的轮盘拨回到2017年,沿着iPhone等智能手机开创的移动互联网,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在这一年达到史无前例的高点。QuestMobile 发布的《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月度活跃设备总数平均稳定在10亿以上。

趁着流量的东风,各种新想法、新商业形态开始了惊人的造富神话。以平地起高楼的共享单车为例,iiMedia Research发布的《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为102.8亿元,同比增长735.8%。

在时代造就的惊人红利下,2017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各个大佬意气风发地齐聚一堂,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一点,仅从三场刷屏的饭局:丁磊饭局、东兴饭局、姚劲波饭局可见一斑。

不过也正是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开始触及顶点。还是QuestMobile的数据,2017年1月,中国移动互联网月度活跃设备总数为10.24亿,到了12月,这一数字不过10.85亿,而时至2021年6月,这一数字仅仅达到了11.64亿。这一数字清晰无误的说明了,在徐徐狂奔了十年后,中国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已经消失殆尽。

正如微博CEO王高飞所言:“互联网上半场是各做各的,下半场不就是你做我的,我做你的,然后等到发现适合自己的,再形成新的平衡。”

由此,我们再来看2017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大佬们的饭局和言论,就会显得尤为意味深长。

以“东兴饭局”为例,其主宾位为马化腾,顺时针顺序分别为京东刘强东、高瓴资本张磊、滴滴程维、快手宿华、摩拜王晓峰、美团点评王慧文。而这也和腾讯帝国的投资版图相吻合。

比如,坐在马化腾右手位的刘强东掌舵的京东,在2014年就被腾讯入股15%。而后,腾讯还向京东提供微信、手机QQ等一级入口位置及其他主要平台的支持。对此,刘强东曾表示:“京东在新客源的获取上,微信贡献了将近四分之一。”

在行业下行的时候,企业抱团取暖没有问题,但是一旦出现出现激烈的党派争斗,那么难免会影响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与2010年前互联网行业的企业呈枝繁叶茂的森林形态不同的是,随着BAT的成熟,目前的互联网形态更像是几个大树,不同的大树,再遮盖着一片独属于自己的草丛。

这主要是因为,巨头们手握海量的资金,很难时刻注意到最新的趋势,因而只能过多的关注资本层面的动向,及时的通过“买买买”的方式将迸发出来的火焰收入麾下。

IT 桔子统计,截止到2021年8月,中国CVC并购方的前三名分别为阿里巴巴、字节跳动和腾讯。比如腾讯就收购了46 家公司,并投资了2000+公司。

尽管腾讯收购企业有其自恰性,但是我们不能忽视其反面:一旦厂商拒绝被“招安”,那么就可能招致疯狂的“封杀”。

以字节跳动为例,其在2012年后,凭借今日头条异军突起,一跃成为移动互联网行业的新贵。在天天快报不理想的背景下,2016年,有传言腾讯将投资字节跳动,但是随后张一鸣表示:“我创立公司,才不想成为腾讯高管,躺在QQ和微信大树下模仿别人,这样多没意思”,直接撕碎了两家企业走在一起的可能性。

尽管凭借张一鸣的远见卓识,字节跳动的抖音等软件在腾讯的枪林弹雨中逆袭,但是另一方面,字节跳动的飞聊、多闪、新草等社交软件,也或多或少因为腾讯的封杀,最终折戟沉沙。

沿着这一思路,这种巨头间斗争的反面,就会给用户带来额外的使用负担,比如国民社交微信因为手握10亿级的流量,一方面给自己投资的企业导流的同时,也主动造“墙”,封禁其他软件的页面。

“饭局”不再

如果放任巨头们肆无忌惮的争斗,那么最终不光可能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甚至有可能会给用户的使用带来巨大的挑战。

正因此,近两年政府部门频频从政策上引导互联网企业向着健康的路线良性的发展。

以刚刚提到的互联网软件主动造“墙”为例。2021年9月9日,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

随后,有媒体报道,阿里旗下的饿了么、优酷、大麦、等应用均已接入微信支付;微信也调整外链管理规范称,一对一聊天可访问外部链接。

而针对互联网企业热衷于打造的各个“饭局”,市场监管总局则是依据《反垄断法》,于2020年12月对阿里巴巴处罚182.28亿元,杀鸡儆猴。受此影响,阿里市值自2020年末开始就“跌跌不休”,截止2021年9月,市值距离高点已蒸发3.6万亿港元。

由此,我们再来看一看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就会发现,再也没人来意气风发的攒饭局、唱反调。而出现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大佬,也开始反思目前互联网行业存在的问题。

比如,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就表示:“互联网公司不要老惦记着老百姓兜里那三瓜两枣,试图把某个行业垄断收‘过路费’。而是要在国家的一些‘卡脖子’问题上解决关键性问题,要科技报国。”

秩序下再创造

那么中国互联网究竟要何去何从呢?

其实2021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主题已经给出答案:“迈向数字文明新时代——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简而言之,就是涉及用户的文明和涉及国家的安全两个层面找到既定的秩序。

正如人民日报所言:“互联网巨头掌握先进的算法,海量数据,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的担当,有更多的追求。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新时代对互联网厂商们的要求就是要在资本逐利的本性外,找到互联网诞生之初“赋能万物”的天然本性。而不是想着通过互联网压榨传统行业,仅仅实现利润的平移而已。

好的一面是,我们确实看到了少数互联网公司响应国家政策,开始涉足制造业,从底层推动中国技术的发展。

9月27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王刚就表示,达摩院自研的L4级自动驾驶产品、末端物流无人车“小蛮驴”已落地全国22个省份,累计配送订单超100万,为20多万人送过快递。

此外,在国际关系恶化的大背景下,互联网公司手握大量的用户数据,也应承担起数据守卫者的职责。

360创始人周鸿祎表示:“人类迈入数字文明,数字化技术正为我们开启美好未来,但是随着数字化的深入,数字化的安全问题受到越来越多关注。”

以滴滴为例,其为了短线的利益,忽视数据安全,贸然登录美股,至今都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反观马斯克虽然异常高调,但是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却乖乖地表示:“特斯拉已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所有中国业务所产生的所有数据完全存储在中国境内,车主所有个人身份信息不会转移到海外。”

正如刮骨才能疗毒,虽然2021年中国互联网企业锋芒不再,但是正如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所言,科技向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在要求,他还用爱因斯坦的一段话加以说明,“科学是一种强有力的工具,怎样用它,究竟是给人带来幸福还是带来灾难,完全取决于人类。”

从这个角度来看,阵痛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也不是一件坏事。

主营产品:脱硫除尘设备,排水系统,储运罐、贮罐,环保设备加工,焊接和粘结,不锈钢管材,直通、接头,水箱、水塔,管道辅助材料,除尘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