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明年的外贸形势可能很严峻”,怎么办?

浏览:312   发布时间: 08月31日

商务部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外贸近期持续保持快速增长势头,其中不乏防疫物资出口剧增等“一次性因素”的作用,而“这些一次性因素并不会长时间持续,下半年的外贸增长正逐步放缓,明年的外贸形势可能很严峻”。面对外贸领域可能出现的大幅波动,中央近期提出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目的就是让外贸能平稳运行在合理区间,防止大起大落对贸易增长和市场主体的伤害。

△李四航摄(中经视觉)

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外贸一路高歌猛进,进出口总值连续14个月正增长,贸易规模创近10年新高,成为全球经贸中最大的亮点之一。

成绩有目共睹,但我们无法回避这样一个事实:外贸行业中,大部分市场主体的日子并不好过,特别是那些中小微外贸企业更是进退两难——一边是“疯涨的箱子”重现港口,“一箱难求”“货值抵不过运价”的现实让其苦不堪言;另一边是明知不赚钱甚至是亏损,也要硬着头皮接下订单,唯恐一不小心就失去了日后的客户。

△蒋晓东摄(中经视觉)

对于外贸行业的境况,有关部门一直密切关注。在日前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外贸近期持续保持快速增长势头,其中不乏防疫物资出口剧增等“一次性因素”的作用,而“这些一次性因素并不会长时间持续,下半年的外贸增长正逐步放缓,明年的外贸形势可能很严峻”

实事求是地看,中国外贸之所以能抓住“一次性因素”,绝非偶然。如果没有全国上下齐心协力有效控制住疫情,没有完整供应链产业链作为支撑,中国外贸业发展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而这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事实上,当前外贸企业所要面对的,不只是正在消退的“一次性因素”,还有更多来自外部环境的压力,比如备受关注的运力运费问题、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价格上涨的问题,又如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及劳动力成本提高问题等。在这些因素的叠加作用下,外贸发展的市场环境变得异常复杂。

以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价格为例,今年前7个月,中国铁矿砂进口均价上涨了69.5%,原油进口均价上涨了26.8%,进口铜均价上涨了39.2%。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迟早会传导到中下游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成本中。如果人民币汇率升值,也会推高外贸企业的交易成本,挤压它们本已单薄的利润空间。

基于对国际经贸形势的科学研判,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央屡屡强调要稳住外资外贸基本盘,即便是在外贸形势整体向好的情况下,有关部门也从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促进外贸新业态发展等方面持续发力,不断推动外贸行业转型发展。但现实的复杂性远高于纸面上的分析,面对外贸领域可能出现的大幅波动,中央近期提出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目的就是让外贸能平稳运行在合理区间,防止大起大落对贸易增长和市场主体的伤害。

需要指出的是,外贸领域跨周期调节的着力点,仍将围绕着稳增长、促创新、保畅通、扩合作这四个方面展开。

稳增长,重点在于稳住市场主体、稳住市场订单;

促创新,就是要大力推进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支持高技术、高质量、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加大中国品牌的海外推介力度;

保畅通,就是要确保外贸产业链、供应链的畅通;

扩合作,就是通过深化国际经贸合作,商签更多自贸协定、升级现有自贸协定等举措,有效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更深地融入到国际经济合作中去。

有人说,外部潮水的退去,让中国外贸呈现出“水落石出”的景象。但我们更想说的是,面对国际经贸新形势、新挑战,中国外贸理应展现“任尔山呼海啸,我自岿然不动”的实力和姿态。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顾阳 原标题《以跨周期调节应对“一次性因素”消退》

审读:谭录岗

主营产品:脱硫除尘设备,排水系统,储运罐、贮罐,环保设备加工,焊接和粘结,不锈钢管材,直通、接头,水箱、水塔,管道辅助材料,除尘器